[ 散影翕忽岂不寐
夜光踏白疑昼长 ]
不躺尸的文手不是好咸鱼

【刀剑乱舞】《据说,结婚系统实装了》-Ver.数珠丸恒次-

这里的审神者不萌不可爱注意    但这还是一口苏糖   无插图警戒

这大概就是一个充满了ooc和不渣文笔的作文式短文    写得我方得不行

要命此等禁欲系该怎么写可我就是想写啊

企划链接戳这里


【引子】

 最近,本丸里的萧条程度已经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

原先姑且还能保证每日的口粮,近来也变作几人分一碗的情形;用于制作刀装和手入所需的锻材也颇有坐吃山空的味道,更别说锻刀了……

“这样下去不行。”身为审神者,让自家刀剑饿着肚子不说,居然还没材料给他们修复,简直是人神共愤!

虽然本丸里的刀剑们大部分都表示理解,但每每看到大家憔悴的模样,审神者还是非常痛心。

好在,转机终于来了。

 这日,政府公告栏下聚集了一堆人,审神者在队列后方蹦跶了好久,终于看清楚了内容。

由于「检非违使」的介入,刀剑即便在平时远征时也会遇到袭击,各本丸因此都出现不同程度的资源匮乏状况。为缓解这一情况,并安抚审神者与刀剑们的情绪,更好地塑造家庭一般温暖的氛围,政府特许导入结婚系统。

“感觉前提条件与最后的结果根本没关系的只有我一人吗?”暗自吐槽了一句,审神者的目光却被最后一句给吸引了:

「前五十位登记结婚的人员,可以获得锻刀四种资源各50000石,小判50000以及富士绘马10只。」

 如此好事,岂能放过!现在不做,年末挨饿!

这些资源与材料,远远可以改善本丸的生活状态啊!!!!!

审神者一瞬就下定决心,不管怎样,也要先拉个人扯证!

 就这样,结婚系统在本丸悄然无声地实装了……


(一)

本丸的万叶樱开得正好。

审神者端着茶杯斜倚在自己卧房的门框边,目光似是在无限远的地方放空,微微皱起的眉也似乎在告诉旁人自己是在思考本丸的运转问题,但实则少女的心中正打算着怎样才能说动自己的近侍与自己“结婚”。

「主,您有什么烦恼吗?」长发的付丧神好听的声音打断了少女的思考。

「……」审神者叹了口气,将压在茶杯下的、被折得整整齐齐的公告单递了过去,「数珠丸,考虑一下?」

少女刚说完这句话就立马反思起自己来——天啊自己在对着佛刀说什么?

然后便是死一样寂静的沉默。

「其实吧,本丸的现状想必大家都清楚。尽管我们可以远征来获取资源,但是,如若碰上检非违使,有刀剑受伤的话,资源总是补给不上的。」审神者面色如常地打破沉默,「如果你介意的话,我也可以……」

「既然这样,为主解决烦恼是我的职责。」少女的“找其他人”还没说出口,数珠丸就少见地打断了她的话。也许是少女觉得付丧神的语速有些不同如常,便将视线从远处移回,但是细细一看,付丧神却依旧低垂着眼睛,声音也依旧平稳如水。

没等审神者有时间思考,数珠丸便已经迈开步子向门外走去。

「主,不是前五十名才能够拿到奖励吗?」数珠丸向后侧头。在阳光的映衬下,付丧神的轮廓就那么猛然间,触及了少女的心底。

审神者加快步伐跟了上去,一副“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的样子,很顺手地牵住了数珠丸的手,然后对于自己近侍一瞬间的僵硬感到十分愉悦。

 

「好的,二位的手续已经完成,资源会按顺序送到您的本丸的。」政府工作人员眼皮不抬一下地说着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的台词。

听到这话,少女在付丧神看不到的角度狡黠地笑了笑,转而睁大了眼睛,「咦,是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工作人员原本还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听到熟悉的声音突然抬起头来。「啊,是你啊!」他十分夸张地做出一副受到了无比惊吓的样子,「我父母不同意我当审神者,就来当公务员了哈哈!」

少年的笑在阳光下很干净很好看,但这似乎并不是映到少女心上的剪影。

 

(二)

回本丸的路上审神者一直笑眯眯的,看上去心情好得不得了——是的,审神者对数珠丸怀抱爱慕之心,但是这小小心事还是很好的被少女掩藏在了语言触及不到的地方。

「您的心情似乎很好。」

「那是一定的!」少女微微仰头,笑得明媚,「先是拿到了救急的资源,又见到了好久没见到的审神者同期训练生,今天运气真是好呢!」

数珠丸没有再回答,但是看着少女依旧牵着自己的手,心里却有种莫名的感觉。

 

「……就是这样,资源危机得以缓解了,今后还要一起努力。」审神者声线平稳,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就好像在说“今天路上捡了个资源包”一样,「以上,散会。」

散会后审神者拦住了正走回自己房间的数珠丸,踮起脚悄悄对他说,「之前工作人员告诉我,为了防止有审神者刻意为了资源结婚,政府会偷偷监督的。」

「——所以,可能这段时间你要和我住在一起了。」

「如果这样能为您解决烦恼的话,我很乐意帮忙。」

于是当晚,审神者很没有出息地表示自己看着对面床铺的数珠丸,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三)

次日清晨审神者醒来的时候,数珠丸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少女低垂着眼睛,随即又波浪鼓似的摇了摇头:自己和数珠丸只是“假结婚”而已,凭什么每天醒来又要要求他在自己面前啊?可是越是想,少女心中的失落就越是占据更大的位置。似乎要将她的一切隐藏吞噬。

 

「所以,你想知道怎么才能跟数珠丸拉近关系?」少年换下了政府人员庄重的服饰,恢复了明朗的少年形象,「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为了资源这样做,不过我会好好保守秘密的。」

「是的。」少女落落大方,全然没有其他同龄少女提到爱慕之人的羞涩。

「我估计是你把情绪控制得太好了吧。」少年想了想,得出这样的结论,「你也应该像一个平常的小姑娘那样,偶尔任性撒娇一下也是可以的吧?」

审神者沉默了,因为她受到的家庭教育告诉她她并不能像一个平常的女孩子一样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只是就当审神者下定决心要表现出自己的性格的时候,她发觉数珠丸不知道为什么似乎一直在制造机会避开她,而自己也只能在夜晚休息前的那么短短的时间中与他说上几句话,可最近因为工作的忙碌,少女却经常来不及与数珠丸闲谈几句就趴在书桌上睡着了,似乎唯一能够证明房间里还存在一个人的,就是每天清晨醒来,自己已经躺在了暖暖的被窝里。

房间里没有其他人,所以自然也没有人发现,刀剑男士们眼中似乎什么也无法动摇她的审神者,悄悄把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任由自己的软弱流淌。

只是,该发泄的情绪私自发泄过以后,少女还是鼓起勇气,意图让数珠丸明白自己的心意

——因为她想起了少年离开时对她说的话:好好抓紧赏樱会的机会吧,我会来帮你的哟。

 

(四)

「数珠丸,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赏樱会?」审神者还是笑着,但心跳却平静不下来。

「是。」付丧神依旧低垂着眼睛,像是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

审神者还是像上次一样牵住付丧神的手。

 

少女从没去过赏樱会一类的场合,所以在人前格外成熟的她看到琳琅满目的小吃和小玩意的时候,少有地露出了属于这个年龄的女孩子的表情,然后恍惚之间就跑离了数珠丸身边。

 

「你们进展怎么样了?」全然一副“贴心好闺蜜”样子的少年凑近少女的耳朵悄悄问。

少女一脸生无可恋地摊摊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然后欣然接受了少年提出的“像个平常的女孩子一样”的建议。

 

「数珠丸,你要吃么?」审神者模仿着路上看到的少女们的笑容,微抬起头。

「多谢主殿,不必了。」数珠丸礼貌而不失疏离的语调击碎了少女心中的希望,也让少女奇怪为何他的态度突然变得比往日还要冷淡。

其实少女早就意识到了,就在自己刚刚认为自己与数珠丸的关系拉近了那么一点的时候,一切却似乎突然回到了原先的样子。

想到这里,少女心中的失落更甚。

「罢了,也没什么意思,回去吧。」审神者目光避开自己的近侍,迈开步子走了回去,暗自握紧了藏在宽大的袖子里的手,似乎还残存着付丧神温润的温度。

 

(五)

「数珠丸,我问你一个问题。」审神者面带严肃,「回答完这个问题以后,我们的这段“婚姻”关系,你想要怎么结束都随便你。」

然后少女看到了对面似乎什么都不为所动的佛刀神情似乎有一瞬间的凝滞。

「我问你,我做了什么让你反感的事情了吗?」审神者从来都是这样一个人,不懂何为委婉,想知道的,便一定会用最明白的方法知道,「我要听真话。」

「您不是对您那位同僚……」

只是数珠丸话还未说完,审神者突然笑得完全颠覆了往日的形象。

「主殿?」

「你竟然是这样想的啊……」审神者像是了却了一桩心事,整理了一下情绪,「那就是个“军师”?我喜欢的,是你啊。」

近侍凝滞的神色更明显了,审神者也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咳,我要说的已经说过了,接下来就是你的决定了。」审神者站起来,理了理衣服上不存在的褶皱,背过身去装作看景。

然后身后就是一片沉寂。

审神者就在以为自己就快要逃走的时候,她听见了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

「请恕我失礼。」

审神者还未反应过来自己近侍的意思,便感到身后的人轻轻抱住了自己。审神者转过头,然后感受到额头上轻如羽毛的吻。

「我,也对主殿怀有相同的心情。」


———————————————— 

可能会有点后日谈?


评论 ( 3 )
热度 ( 112 )

© 阮祁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