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影翕忽岂不寐
夜光踏白疑昼长 ]
不躺尸的文手不是好咸鱼

【中你】白骨玫瑰(四)

前几篇戳这里




(四)

你出来的时候脚步不甚明显地有些不稳,但中原中也认为是你不怎么穿高跟鞋和礼服,只是不习惯,也没有问太多。

起初你对此感到无比庆幸,但是直到你一路上你都没有说一句话,中原中也跟你搭话你也只是敷衍地回应,你甚至感觉到它有一些微怒的时候,莫名地乱了阵脚。

「喂,我说你……」你听见中原中也夹杂着浓浓的不满的声音戛然而止,转而换上了一种较为柔和的声线,「你怎么了?」

你由于被他发现了不太好的状态而一时不注意,晃了一下,于是他下意识地伸手扶住了你,才发现你略高的体温。

「生病了?」他摘下手套,一只手抚上你的额头,一时间清凉的感觉让你很是舒服,但你又不得不强迫自己保持着理智。

「没事,我很好。」出声的时候你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嗓音干涩得不成样子,声线也带着颤抖。你暗自深呼吸一口,移开了中原中也扶着你的手臂。

中原中也似乎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兀自把你拉到灯光下,看到你平日里比常人略白的皮肤上不在自然的红晕,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给你下药了?」声音低沉,表示着中原中也现在十分的愤怒。

「是。」你想着,拆穿就拆穿了吧,「所以最好离我远一些。」

「嘁,那你准备怎么办?」中原中也依然没有放开你。

你试了试,似乎没有挣脱的可能。「说不定回去找点冰水泡泡就好了。」

「你不要你的身体了?」你一惊,眼神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中原中也愤怒的海蓝色眼睛里。

「那我,有什么办法。」泄气似的叹了口气,紧抿着嘴唇,心里打算着想个理由赶快回去。

中原中也没有回答。你以为自己可以走了,刚迈出一步,手腕的力量突然收紧,回过神来,背后已经是冰凉的墙壁。

还没等你说什么,就已经感觉嘴唇上附上了微凉的温度。

你睁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中原中也,由于距离太近,你甚至能看清他微微颤抖的睫毛。

空气躁动。

「你干什么!」你发誓你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话。但是尽管你告诉自己虚张声势,但是身体里奇怪的感觉却叫嚣着放纵自流。

「身为搭档,怎么不能帮你一把呢?」他说。

你眼神一黯,主动凑了过去,双唇贴上他的,呢喃着。「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你感到自己突然被人抱起,然后,谁知道呢。

不对,大约是,谁都知道。

 

于是第二天的太阳和晨曦还是往常一样,场景里的主角也没有变动,只是故事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精确的生物钟催促着你像往常一样按时醒来,在你习惯性地想要去摸放在床头橱上的衣服时,却意外地只碰到冰凉的橱柜。

你一惊,原本朦胧的睡意也消失了。揉揉眼,视线所及之处是散落在地上的小礼服,还有身边的有着橘红色卷发的,正安然睡着的男子。

没有通俗情节里想不起来昨夜发生了什么的桥段,你还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和本应仅仅是搭档的中原中也躺在一起的。

但是你还是想逃,无缘无故地。

于是你放轻自己的动作,悄悄地下床换好了衣服,随便扯下一张便利贴,压在一杯温水下面,上面只简单地写了句抱歉。你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情形,所以只有逃避和等待。

 

你像往常一样按时到达了港口黑手党,进行着一天的工作。

这一整天你都没有看到中原中也,或者说,是你一直在刻意不去看到他。

一天的工作结束,你在暮色中踏上回家的路。刚刚走过回家必经的一个路口,你看到了你自以为成功躲避过去的中原中也。在布满了火烧云的天空下,他橘红色的头发更加好看,那海蓝色的双眸就好像夕阳下的海面。

「你什么意思。」他走到你的面前,用海蓝色的双眼紧盯着你,硬生生的把疑问句说成了陈述句。

「字面意思而已。」你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中也先生。」

「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样叫我的。」他凑近,直视着你的双眼。

「……那是个意外。」你装作自然地摊摊手,却不成想顺势直接被眼前的人搂进了怀里。

你本来要挣脱的动作忽然停住了。你发现你并不抗拒来自中原中也的靠近。你不是个小女孩,不会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只是你不知道原来中原中也也是如此。

「试试让这些在情理之中怎样?」中原中也的发丝扫过你的脖颈,温热的气息也攻向同一个地方。

「好。」不知是不是被这感觉所蛊惑,你回答。

-END-

 

 



期末成绩出了,级部十四,我的辉煌结束了

让我颓废一会儿

心情不好想开车,然而还不会


评论 ( 3 )
热度 ( 36 )

© 阮祁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