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影翕忽岂不寐
夜光踏白疑昼长 ]
不躺尸的文手不是好咸鱼

【中你】白骨玫瑰(三)

前两篇戳这里,强制安利其他文章


推开门的瞬间,你感觉里面的氛围晃了你的眼。

高高吊起的水晶灯,反射着灯光的精致的长桌和精致的餐点和酒瓶,还有一股让你无比厌恶的浓郁的香水味。

你挽上身旁西装革履显得更加英俊的中原中也,然后意料之中地感受到了对方身体转瞬即逝的僵硬。

不得不说的是,你虽然很少出席,也不太喜欢这种场合,但是并不代表你会在这种场合中丢面子——不论是你自己的,或是中原中也的,再或者是港口黑手党的。

「哟,这不是鹜谷嘛。」在长桌边吃着糕点的你突然听见一个算不上陌生的声音,抬头,是一张令人不快的脸。

「好久不见,高桥先生。」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夹杂着些讽刺的味道。面前这个看上去衣冠楚楚的男人就是这次任务的目标,也是过去你在“风暴眼”一个有些交流,但是你实在是不太喜欢的一个人,你过去的搭档曾评价他为“内心变态的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

——不过说到底也是个蠢货。你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请自来的任务目标。

「既然如此,不如去楼上一叙?」高桥向你递过一杯红酒,正因为吃糕点而感到有些口干的你便礼貌性地稍稍抿了一口。

你装作无意中地给中原中也传递了个眼神,对方点点头表示了解。只是后来,你不知道对于你这一习惯性的举动,该抱有何种态度。

 

本来你也没有多想什么,因为你有十足的把握高桥不会知道他是你这次任务的目标,只是在你看到你们走进休息室后高桥笑着关上了休息室厚重的木质大门,又反手上了锁之后,你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

你看到刚刚还一身绅士气息的男人立刻换上了一种说不出意义的表情,还伸手解开了领带,向你走过来。

「还真是被那家伙说对了。」意识到他的意图的你也不慌,只是悄悄调整角度到自己可以最快冲到门口的位置。

「但是,鹜谷小姐,」你听见他说,「你以为如果我一点准备都没有,真的会贸然接近您,在无尽的时光中行走的白骨玫瑰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突然想到了那杯红酒,只是你明明只喝了一口。

高桥向你走来,身上男人的气息逐渐靠近,你猛然发觉自己似乎有一种微妙的燥热。

「真没想到,高桥先生现在喜欢上了这么卑鄙的手段。」意识到酒里加了什么的你握起双拳,修剪整齐的指甲嵌入皮肉,给你带来了一丝疼痛的清醒。你微微皱眉,咬唇看着逐步逼近的高桥,心里想着计策。

你作势要跑,高桥一下子拦到了你的面前,嘴里念叨着污秽不堪的词语,眼神在你身上不停流转。你只感到阵阵恶心。意识的渐渐模糊警告着你需要赶快完成任务离开这里。于是你没有再多考虑什么,重心前倾直接将早已准备好的匕首直接捅入了高桥的胸口。

但是,下一秒你意识到你还面临着另一个问题,某种程度上更加要命的问题。

「嘁,这该死的药。」唇齿间传来淡淡的血腥味,你尽量保持着正常的状态示意中原中也可以离开了。













别看了没有了




好吧,还有点东西



期末考完了我开心,立个flag吧

进级部前五点文三篇

好了,真没了

评论
热度 ( 29 )

© 阮祁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