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影翕忽岂不寐
夜光踏白疑昼长 ]
不躺尸的文手不是好咸鱼

【中你】白骨玫瑰(二)

第一部分戳这里


(二)

「咳——」敌人全部倒下后,你靠在墙边,捂住嘴轻咳,然后摊开手,手心和指缝之间赫然是在夜色下显得暗红的血。

「你还好吧?」中原中也似乎发现了什么。

「没事。」你理了理并不凌乱的中长发,露出自以为与往常无异的笑容,「所以说我不太喜欢用异能力啊。」然后把沾了血的那只手背到身后,悄悄握紧。

走着走着,你停下脚步,扶住身侧的墙壁,缓缓蹲了下来。

「怎么回事?」中原中也看到身边的人影突然消失,猛地回头。

他看见你原本就比常人要白皙的肤色变得更加苍白,总是笑意盈盈的暗金色双眸也变得比平日里暗淡,在昏暗的光线下就好像洒了一地的黑咖啡。

中原中也向你走来,毫不犹豫地扶起你。

你一言不发,任由中原中也的动作。他的身上有一种好闻的味道,像是红酒与玫瑰的混合气味,掩盖住了刚刚从战斗中脱身的血腥气味。

 

后来你也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回到了家,只知道自己醒来后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窗外是泛起曙光的晴朗的天空。

是个好天气。

脱下昨天根本没有换下的长外套,你推开卧室门走出去,看到了在沙发上熟睡着的中原中也,莫名地心里生出了一丝愧疚之意,便走进厨房,打算借做份早餐的方式表达一下不怎么会表达的自己的歉意和谢意。

黄油面包的香气渐渐充满整个不大的屋子,伴随着中原中也的醒来。

「早上好,中也先生。」你回头,在熹微的晨光中微笑。

中原中也恍惚间觉得眼前的场景就好像是妻子做好早餐等待丈夫醒来一般,竟让他的心跳莫名地漏了一拍,又自我安慰般地将此事归于刚刚醒来的迷蒙。

然后就是一段冗长的无言。

你记得你以前最不喜欢的就是还算熟悉的人之间的沉默。不过老实说,你还是不讨厌现在的气氛的——有名为中原中也的男人存在的这样的气氛。莫名地。

只是尽管如此,你也不得不打破这份沉默,以一种不太让人愉快的方式。

你推过去一个精致的信封,在桌面上滑动发出的响声让中原中也抬起了头。「这是刚收到的消息。」你补充道,「我觉得还是跟你一起看比较好。」

其实你早就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早在上次的任务之前,森鸥外就曾经找你谈过关于下一次任务

——你终于也要开始你曾经从不参与的行动。

「虽然我似乎没有什么立场请求你的陪同,但是,」你犹豫着开口,「中也先生能陪我去买一下礼服吗?」

「嗯?」他发出了一个单音节表示疑问。

「咳,我以前从不需要穿礼服的,」你补充道,「这是第一次。」

 

你们难得的在没有任务的时候独处了一个上午。

然后得到中原中也陪同的你一脸烦闷地对着面前让你眼花缭乱的礼服发愁。

「?」突然眼前有什么东西飞过来,你下意识地接住,一看,是一件浅灰色的小礼服,也没有说什么,毫不犹豫利落地去更衣室换上。

推开更衣室的门,你看到中原中也靠在附近的墙壁上,听到动静他偏过头,神情凝滞了一下又飞快地转回头去。你疑惑地偏偏头,却无意中看到了中原中也有些微红的耳尖。

披上搭在一旁椅背上的外套,踩着并不十分习惯的高跟鞋,你和中原中也前往任务目的地。

只是,在你们推开那扇门之前,没有人料到,这一夜,究竟会发生什么。


评论 ( 3 )
热度 ( 50 )

© 阮祁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