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影翕忽岂不寐
夜光踏白疑昼长 ]
不躺尸的文手不是好咸鱼

【陀思x你】若我见到你,事隔经年

-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

-前几天睡前突然冒出来的灵感……

-其实我是看其他姑娘写的陀思来写的毕竟我没看漫画

前方有渣文笔警告,请问是否继续

【warning~warning~warning~


真的要继续吗?



那么开始吧!

你托着腮,盯着眼前正拿着精致昂贵的钢笔写着什么的自家男友,看着他几乎白到透明的皮肤,看着那手感让你欲罢不能的白色帽子,莫名其妙地出了神。

自己是,怎么跟这位死屋之鼠的首领扯上关系的呢?

你想起初见他的那天,你只记得那烧透了半边天的火红,身上令人昏厥的疼痛,以及远方向你走来的白色。

之后的经历在你的脑中已经变得模糊,只隐约记得恍惚之中你抬起了伤痕累累的手臂,搭上了走来的俄罗斯人白皙得有些过分的手掌。

——你至今还记得那种触感,在火烧得扭曲的炽热空气中,突然让你醒来得冰凉。

后来进了死屋之鼠,身边的人们说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个可怕的人,拥有着可怕能力的可怕之人。

——罪与罚,

对世间的『恶』施与『死』的救赎的能力。

可是你并不害怕。

或者说,一个曾在冥府门前徘徊多次又回归人间的人,是没有恐惧的。

你的命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给你的,也只有他能够将其收回

——你是这样想的。

可是后来发生了什么呢?

你记得似乎你与他的联系越来越密切,每次作战都把你带在身边,但却从未让你真正去做什么会危及性命的事情,然而这似乎已经超出了一名普通下属与首领的关系。

你可以在他工作的时候在一旁发呆,可以在吃饭的时候在其他人惊恐的目光中与他愉快地闲聊,可以在他身后悄悄地抚上他毛绒绒的帽子……

与此同时,你在闲聊时得到他的回应会开心,看着他工作的时候眼神无意间的碰撞会不自在地别开眼神……

你其实并不清楚这代表了什么,认为这不过是救人之后以及自己被救之后地正常表现。

该说你是情商低呢,还是不自信呢,所以直到有一天在你又动手摸他的帽子时手被熟悉的温度包围,然后感到面前的人薄唇的触碰之后,你才知道,他对你,你对他,都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想到这里,嘴角不禁扬起了一丝弧度。

“嗯?”他的声音把你拉回了现实,“想什么呢,这么开心。”

你看见他放下笔,对你说。

“想你呀~”你一笑,环住他的脖颈,用嘴唇在他的脸颊上轻轻碰了一下。

他环住你的腰,把你带到他的腿上坐着,把头埋在你颈窝处,毛绒绒的帽子和他的发丝惹得你有些痒,但还是抬起手理了理他有些凌乱的几缕头发。

估计也只有你敢对这位首领这样做了吧。

这是跟正文无关的碎碎念,是否阅读请随意

【话外音】

第一次写陀思有点儿方,求轻喷。

喜欢还请小红心小蓝手~

评论 ( 4 )
热度 ( 118 )

© 阮祁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