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影翕忽岂不寐
夜光踏白疑昼长 ]
不躺尸的文手不是好咸鱼

【芥川x你】请察觉我的爱意

-我终于还是把我渣到不行的文笔涉及到了花吐症

-OOC是不可避免的【正色

-除了文笔什么都可以有

————————————————————

(Ⅰ)

“咳咳——”你捂住嘴轻咳。

你摊开手掌,手心里赫然是几朵淡黄色的小花,边缘沾着极浅的血色。

这种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你想。大约是从有一次跟芥川一起出任务吧,似乎是在快要结束返回驻地的时候开始的,那是一个深夜,因此也没有人察觉——至少你自己认为。

(Ⅱ)

叹了一口气,推开有些吱呀作响的房门,抿了抿唇,掩盖出自己不太自然的神色

——反正也不是什么严重的病,说出来也不一定会被接受,还不如继续保持这样不远不近的关系。

想到平时见到的芥川面无表情地样子,你自嘲的笑笑,心想自己不给他拖后腿就已经不错了,哪里还敢奢求别的什么呢。况且自己是不得不活在漆黑的深夜里的人①,而他只是在昼夜交替中不断彷徨的善良之人,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因为收到了什么消息,你在会议室又见到了芥川。

离开的时候,你感到喉咙里一阵甜腥,接踵而至的是一种反复发作了数次的不适感。

捂着嘴咳了咳,笑着应付过去了同僚“跟芥川待在一起久了你是不是被传染了”的玩笑话,又瞥了一眼旁边似乎没有注意到什么的芥川,你偷偷把手中的花瓣藏在外套的口袋里。

(Ⅲ)

这个晚上,你做了一个梦,关于你的,过去的梦。

你看到年少时候的自己,站在昏暗的小巷巷口,手里拿着一把刀柄有些锈迹斑斑的匕首,观察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然后出其不意地将匕首刺进什么人的颈动脉,无声无息。

你看见不久之前的自己,伤痕累累地从擂台上摇晃着站起,用看不出本来的颜色的刀刃支撑着自己的重量,面前倒着的是强壮威猛的男人,面目狰狞,似乎不敢相信。

——但是噩梦缠身的你却没有看到,在紧闭的房门之外没有察觉的地方,有着银色发梢的黑衣少年看着地上残存的淡黄色的花瓣出神。

(Ⅳ)

你的病似乎越来越严重了,脸色尽管原先就有些缺少血色,但也可以看出一天比一天不好。

你开始有些慌张。

你不害怕别的,害怕的仅仅是被人发现你的心意。

但是之后还是被发现了。

(Ⅳ)

至于你是怎样被发现的,这要从你晕倒之后说起。

你醒来后,看见尾崎红叶,用一种了然的眼神看着你。

“别告诉他……”沙哑着嗓子,你道。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她说。

“我……不配。”你犹豫着开口,“芥川先生,和我是不一样的。”

“你也听到了,芥川。”红叶转头对门外说道。

你瞪大了眼睛,眼里不可隐藏的是慌乱。

然后你看见芥川向你走来,每一步都像度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你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又说不出声、

恍惚之间,你看到那漂亮的双眼已经在你面前,然后唇上是温暖的触感。

①出自《白夜行》

“有些人一辈子都活在太阳的照耀下,有些人却不得不活在漆黑的深夜里。”

②姬金鱼草——请察觉我的爱意。

评论 ( 5 )
热度 ( 148 )

© 阮祁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