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影翕忽岂不寐
夜光踏白疑昼长 ]
不躺尸的文手不是好咸鱼

【凹凸乙女】如果在他面前消失的话

莫名其妙想发刀?

不过这算是刀么?









重要设定:这里的“你”大概与男神处于一种双向暗恋谁也没挑明的关系



「凹凸大赛预赛正式结束,积分系统已停止积分,没有达到前一百名的参赛者,将不再允许出现在赛场上,系统将自动回收各位的元力及技能。」

你听着裁判长的声音,感受到自己力量的消失,看向了对面的人。



Ver.金

「嘿别伤心啊少年!」你身上冒出星星点点的白光,却还是抬起胳膊拍了拍面前金发少年的肩膀,「你看他们都活着呢,少我一个没关系的。」

「可是……」金抬起头,倔强地看着你,「如果你走了,我们的队伍就不完整了……」

你感觉金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你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

「我还没告诉你,我喜欢你啊……」

最后,你听见这样一句话。



Ver.格瑞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寒冰湖一大片空地中只剩下了你和格瑞两人,就像是故意让你们告别一样。

「果然啊,像我这么懒散的人就不应该来参加这什么鬼大赛。」你咬着冰棒,口齿不清地说道。

「你知道淘汰的严重性吗?」抢下你手里的冰棒,格瑞皱眉。

「知道啊。」你笑嘻嘻的,好像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这样你绝对能记住我接下来要对你说的话了吧?」

狡黠一笑,你凑近格瑞。

「我喜欢你。」

格瑞想伸手拉住你,但在那之前你已化为虚无,只留下话语上扬的尾音在冰凉的空气中回荡——还有你留下的那根棒冰。



Ver.嘉德罗斯

在预选赛结束前一天你就已经知道,你非淘汰不可了——一百五十多名的名次,已经不可能追赶上了。

「罗斯啊,我走了之后你要好好继续当第一啊,对周围的人好一点。」身体飘浮在半空中,你还是往日一般温暖的笑着,却像是即将死去的太阳。

「渣渣,有空在这里说教不如一直监督着我啊!」嘉德罗斯似乎有点急了。

「我是个弱者,是个胆小鬼。」你用虚无的手掌摸了摸嘉德罗斯金色的头发,「直到现在我才敢告诉你啊——」

「嘉德罗斯,我喜欢你。」

嘉德罗斯睁大眼睛。

「你个渣渣,谁允许你不等到我的回答就走的?」

可能谁也没有见过不可一世的大赛第一如此落寞的样子。



Ver.雷狮

啤酒罐子互相碰撞发出不怎么清脆的响声。

然后手中的酒罐子落在地上。

「谢谢你们。」你站起来,踢走已经空了的酒罐子

——你在淘汰之前告诉雷狮海盗团的其他成员,请他们帮忙灌醉雷狮,你也好安心离开。

「再见。」你笑着挥手。

几滴泪落在干裂的土壤中,一眨眼便消失地无影无踪,就像你一样,仿佛从没来过。

「嘿,海盗头子,别忘了我喜欢你哟。」这是你最后留下的话。

后来雷狮醒来了,却怎么也发现不了你的踪迹。

「大哥,当她是场梦吧。」

「是啊。」雷狮靠在崖壁上,「也只有在梦里,她才能对我说出我一直想听到的话。」










至于雷总是怎么被灌醉的这不重要,不重要

越写越长是怎么回事?

快来告诉我发刀成功了吗?

求评论嘤嘤嘤qwq

评论 ( 26 )
热度 ( 394 )

© 阮祁风 | Powered by LOFTER